木缘红木资讯中心

红酸枝基本明式家具设计师有关红木家具买卖

椅盘以明榫格角榫攒边法制造,在透眼处与抹头齐;下有两根弯带加强椅面作用。原来的软席屉已换成硬板,椅盘下安置弧度优美的起线壸门券口牙子;两侧及后面则为素牙子。传统的椭圆形扁平横枨使腿足更加坚固。踏脚枨下的牙子尺寸合宜,与上面的牙子相互配合。学习强国挑战答题可谓美材美器。 黄花梨攒镶鸡翅木矮靠背小禅椅(一对)【明晚期】 宽51.5厘米,深44.5厘米,高94.5厘米 此对椅直搭脑,造型少见。为一木而刻出三段相接之状,折转有力。靠背板平直宽厚,正中嵌鸡翅木板。椅盘下装素面刀牙板,腿间设步步高赶枨,正面脚踏下装素牙条。该黄花梨椅造型独特,座面偏矮,造型奇妙,工艺独特。但整椅形态稳重,气韵沉静,有仙风道骨之感,堪称禅椅。 黄花梨无束腰瓜棱腿方桌【明代】 长99厘米,宽99厘米,高84厘米 桌面攒框两块一木对开的心板,下设穿带。无束腰,攒牙子边缘起线,长短木料圆角相接。桌腿起瓜棱线,俊俏挺拔。 黄花梨圆腿顶牙罗锅枨瘿木面酒桌【明代】 长104厘米,宽73厘米,高87厘米 这张酒桌结构完美,比例匀称,做工考究,其线条的运用和空间的完美分割颇有功力,是明代家具优雅的典范。面心采用整张楠木瘿木制成,借此由不同的材料来完成生动的装饰效果。 黄花梨南官帽椅(一对)【明代】 宽64厘米,深49厘米,高99厘米 通体光素,扶手和靠背呈圆弧状,使乘坐者舒适地被包围在椅子中。软藤座面。正面和侧面装细木料做成的券口牙子,横直枨加矮老。此椅搭脑与后腿、扶手和前腿以斜接方式连接,并以铜皮加固,这种做法在南官帽椅中并不多见。 明代是我国古代建筑与园林最兴盛的时期。当时,上至皇宫官邸,下到商贾士绅,都大兴土木,建造豪宅与园林,这些都需要家具来配套与装饰点缀。这种客观的需求极大地刺激了家具业的发展。明代皇帝不仅重视家具,甚至还亲自制作家具,据说他们的技艺有时甚至超过御用工匠,明天启皇帝就是其中的一位佼佼者。皇帝如此,大臣更不甘落后。据史书记载,大官僚严嵩在北京与江西两地的屋宅房舍,竟多达8400余间,由此可见豪强官邸对家具需求的惊人程度。另外,明代的园林遍布江南,据《苏州府志》记载,苏州在明代共建有园林271处,这就需要珍贵的高档次家具来装置与陈设。 造就明代家具辉煌成就的,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文人的参与。例如我们从唐寅的临本《韩熙载夜宴图》中发现,他在画中增绘了20余件家具,这件事充分说明了文人对家具的特殊兴趣。又如文徵明之后人文震享编写的《长物志》中,就对宅园中的各种家具,如床、榻、架、屏风、禅椅、脚凳、橱、弥勒榻等,都依据文人的情趣与审美观念进行了评述。因为有了文人的参与近日,有关红木家具买卖的纠纷接连不断!规范市场的《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被称为红木家具的“新国标”)自2012年8月1日实施起,至今已有两年时间了,那市场为何还不消停呢? 记者调查了解,无论是对知名红木家具企业而言,还是对中小型的企业而言,这份“新国标”都多半形同虚设——大家普遍认为,“新国标”并不能终止红木家具市场的混乱,红木5属8类33种的“科学分类法”,始终被一些不良商家利用,给市场添堵。而“新国标”起草人之一、红木专家杨波则表示:当前,林科院木材鉴定只做到“类”不做到“种”的检测报告,也是市场混乱的“推手”。红木家具市场到底乱起何端?又有何妙策?且看详解。 “科学分类”令红木市场鱼龙混杂 在《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中,规定了红木家具产品应具有产品保证文件,其中很重要的就是要有产品命名,标示出树种名称或木材名称,而这些名称的依据,就是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2000年发布的国家标准《红木》GB/T 18107-2000中规定的5属8类33种。5属为紫檀属、黄檀属、柿属、崖豆属及铁刀木属;8类为紫檀木、花梨木、香枝木、黑酸枝、红酸枝、乌木、条纹乌木和鸡翅木。正是这样细致又复杂的分类法,被很多业界人士诟病,给不法商人和企业制造浑水摸鱼的空子。 中国明清家具收藏家、明式家具设计师伍炳亮告诉记者,像花梨木类包括了7个树种,红酸枝类也包括了7个树种,产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目前市场价格差异之大,可以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导致很多消费者晕头转向,上当受骗。 他举例道:“譬如,本来红酸枝特指中国传统名贵家具使用材的一种,对应的仅为《红木》国标中的‘交趾黄檀’,产于东南亚几个国家,包括柬埔寨、泰国、老挝和越南。目前,由于泰国和越南的红酸枝基本不再砍伐、出口,市面上只能看到老挝和柬埔寨两地的‘交趾黄檀’,一般口径十几、二十厘米的木材,为十几万元一吨;二十几厘米口径的木材,为二十几万元到三十几万元一吨;四十厘米左右口径的木材,则达到五六十万元一吨。而在《红木》国标中,纳入红酸枝类的,还有赛州黄檀、中美洲黄檀、微凹黄檀等其他6种,它们的价位,目前**高的也就两三万元一吨。可见,同属红酸枝木类,‘交趾黄檀’比其他的价位要高一二十倍。新的《红木》国标讨论稿中,还考虑将一些非洲、南美洲几千元一吨的木材也归到红酸枝类别中,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