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缘红木资讯中心

具备了明代家具陈设价格影响需求造型的框架

在中国传统文化熏陶之下形成的消费习惯让红木产业链一直走在高端路线,红木家具市场经久不衰,一直膨胀的市场需求让红木资源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局面,由不正常的市场需求衍生出的一系列负面影响接踵而至。 由于红木投资者队伍不断的壮大,投入红木行业的热钱也越来越多。在众人的追捧和吹嘘之下,红木家具的身价一路飙升,红木家具的市场价值早已经超出了它本身的使用价值。随着红木家具炒作的愈演愈烈,红木家具已经稳坐家具市场的一把交椅,价格高不可攀、名声赫赫。 红木价格虽然越炒越高但是红木越炒越火,价格一路往上触及看不见上线的天花板,市场需求也一路跟上。价格影响需求,需求改变市场,而很显然,红木家具市场已经违反了一般的市场规律。纠其根本原因,还在于中国人固化思想之下的唯材论观念。厚1.5厘米的木条,也用铁钉钉在托档上。托档与长边连接时,皆用暗半肩榫。木榻四腿以一平扁透榫与大边相接,并用楔钉榫加固。腿料扁方,中间起一凹线,从上至脚头的两侧设计两组对称式的如意头云纹,富有强烈的装饰效果。两侧腿足间设有宽4.2厘米、厚2.6厘米的横档一根。腿足与两大边相交处设有云纹角牙一对,也是采用铁钉在大边上,只是与脚部相接处采用了斜边。同时出土的还有六足木几等家具。 这件木榻与五代绘画中的家具图像有着相同的时代特征,是五代家具难得的实物资料,在中国古代家具史上具有明确断代的价值。其中如意头云纹作装饰的扁腿,是富有鲜明传统特点的民族式样之一,它自隋唐一直延续到宋元,前后经历近千年的历史。明清家具中的如意云纹角牙,也都源自于此。 四、宋元家具 封建社会文明的丰硕成果,在两宋时代取得了更大的收获,增添了许多新的韵味。在传统的手工业部门,纺织和陶瓷都以最卓越的成就超过历史水平,中国传统家具也焕发出一种新的精神面貌,表现出新的生命力。 《绣栊晓镜图》中的家具陈设 王诜【宋代】 《听琴图》中的家具陈赵佶【宋代】 经过魏晋南北朝和隋唐的长时间过渡,结束了“席坐”和“坐榻”的生活习惯,垂足而坐的生活方式在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里渐渐地相沿成俗。在茶肆、酒楼、店铺等各种活动场所,人们都已普遍地采用桌子、椅凳、长案、高几、衣架、橱柜等高形家具,以满足垂足而坐生活的需要。 生活中原先与床榻密切关联的低矮型家具都相应地改变成新的规格和形式。如在河南禹县白沙宋墓一号墓西南壁的壁画以及宋代绘画《半闲秋兴图》中,都已把妇女们梳妆使用的镜台放到了桌子上。陆游在《老学庵笔记》中也对这种情景作了记载。 关于两宋时代的家具,我们从大量的宋代绘画作品,发掘出土的墓室壁画、家具模型以及有关文献资料中不难看到,在形式上,它已几乎具备了明代家具的各种类型。如椅子,宋代已有灯挂式椅、四出头扶手椅似玫瑰椅的扶手椅、圈椅、禅椅、轿椅、交椅、躺椅等,一应俱全。虽然其工艺做法并未完备,但各种结构部件的组合方法和整体造型的框架式样,在吸收传统大木梁架的基础上业已形成 唯材论观念,简单的来说就是只追求木材的材质,不断放大自然材质的价值,唯木材材质为中心,而稀释了手工工艺、木材的文化价值等附加的充分条件。在红木市场,只要是做红木家具的企业,不管制作工艺如何、成品品质如何,企业都能够赚取中间的溢价,这就体现出了唯材论观念之下市场的不正常性。 红木是一种有限的自然资源,生长周期长、生长速度慢,而供不应求的红木市场正将有限的红木资源消耗殆尽。像降香黄檀、檀香紫檀、交趾黄檀等红木,三五百年才能成材,而大径级的红木材料,需要经历上千年方能变成木材。而以材为重的消费观念让本身就稀缺的红木资源显得更加紧迫。 现在的红木行业显得过分浮躁和功利,红木的市场价值凌驾于原本的价值之上。摆脱原先的消费观念,将更多的目光放于生产工艺以及木材文化上,将会让红木行业变得更加成熟、更加稳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