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缘红木资讯中心

红木木材按其纹理木性与人性在其他许多地方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从海南黄花梨文化节看海黄原材料枯竭   文、图/程香   2500多年来,孔子在岸边,看着奔腾不息的河水,感叹道:“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苏轼也在《赤壁赋》中叹道:“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人类生生不息,办公家具正如长江之水;但原来的水,却不会再回来了。   江水如此,时光亦是如此。黄花梨又何尝不是如此?   黄花梨故乡:万人栽树,留住黄花梨   4月12日,清明节刚刚过去一周时间。海南省东方市组织的第二届黄花梨文化节开幕,来自全国各地的黄花梨专家学者、企业家、爱好者,与当地学生、军人、农民等共一万多人,一起栽种了1.4万棵黄花梨树苗。   当天,天气阴沉,洒着微雨。一棵棵一人多高的小树苗,被人们小心翼翼地种下,在风中摇曳着脆弱的新叶。   “要收获,得等上百年了。”一同种树的广东台山伍氏兴隆董事长伍炳亮先生,挥动铁锹,非常认真地种下一棵黄花梨,忍不住又种下第二棵、第三棵。埋好土,洒上水,他认真端详了一番,叹息着说出这句话。   而北京元亨利董事长杨波在海南逛了三天后,只有一个感觉:凄凉。   “看了那么多市场,根本看不到大宗交易了。偶能见到几块老料大板,一万五到两万每斤的价格,简直不可想象。”杨波说。   事实上,杨波的这种凄凉感由来已久。早在2011年,他就在长篇报道《杨波:默送黄花梨辉煌谢幕》中表露了心情:“置身拍卖现场,槌起槌落间,我听出了一种告别。作为业内主要经营者,我正以自己的方式,默送黄花梨辉煌谢幕。”   如同那天空中飘落的细雨。在黄花梨的故乡种树,既预示着春雨的滋润,吐露着新的生机。同时,也仿佛是对黄花梨一去不回的祭奠。   黄花梨传承:面临百年孤独   4月12日~13日,在参加完黄花梨文化节系列活动后,伍炳亮和杨波遍访黄花梨市场,对原材料稀缺枯竭的感受愈加强烈。   在海口,伍炳亮斥资一千多万元,仅能买到300多公斤的黄花梨材料和少数几件老家具。其中,长2米、直径16~17厘米的黄花梨料,价格为1.7万元/斤;长1.6米,直径20厘米的老料,价格为1.5万元/斤;长1.4米,直径18厘米的,价格为1.2万元/斤。伍炳亮说,从市场和行家仓库里面,觉得海南黄花梨老料比去年明显地大大减少了,可以用枯竭、稀缺、一木难求的词句来形容,逛了一天,仅淘到一些海南黄花梨四方台、衣箱、门板,和几百公斤海南黄花梨。“有两根顶级海南东方地区黄花梨油梨料,长度一米三,口径三十至四十厘米,难得一见大料。很想拥有,但对方暂不开价,只有耐心等待。今天购这些海黄老家具和海南黄花梨几根老料,所付出昂贵代价,既心痛又开心。”伍炳亮感慨道,“十年前,我去买海南黄花梨老料,30万元可买到一吨,今天,一万块只能买一斤了。”   杨波也举例说,一百万人民币,十年前可以买3吨海南黄花梨,五年前可以买800斤,现在只能买100斤了。再过几年,有钱也根本买不到了。   一方面,原材料面临彻底枯竭,另一方面,爱上黄花梨的痴迷者越来越多,供需市场的巨大失衡,将进一步导致黄花梨“高处不胜寒”。   杨波判断,未来两三年,黄花梨将面临“百年孤独”。原因有三:其一,黄花梨老料几无交易,市场只剩部分小件、树根、树枝在小量交易。很多同行即将做不下去,做出来的家具,要卖到木头的成本价都有难度。其二,黄花梨精品老家具,早期流失国外,近年来通过各种拍卖场合逐渐回流国内,被大陆藏家收入囊中。在短时间内,若非特殊原因,藏家不会出售。老家具的流通越来越少,尤其是经典老家具越来越难得一见。其三,如大家所见,新种植的黄花梨新材,要成长为可做家具的材木料的选材与使用方法同对人的管理与使用是非常相似的。纪律和法律对人的行为有规范与约束的作用,而木作中的选材、纹理的使用以及榫卯结构和纹理的互补这一过程,就是约束木性与引导木性的过程。例如,穿带和穿带大小头的朝向要依据面心板的纹理而定,家具上的牙板牙条也要依据纹理的走向而定,从而最大限度地保证各部件稳定不走形,延长家具的使用寿命并推迟修复的时间。如同我们人平时注意有规律地生活就会减少得病的概率一样,在家具制作的过程中也要遵循这一原则。 对于人的尊敬是对每个人的权益、人格乃至个性而言的,我们对人的使用和管理是因人而异、量体裁衣的。在木作中同样要尊重木性、顺应木性,因材而异、量材而用,通过引导把它们的个性由消极变为积极,甚至可创造条件使其自身的缺点变成优势。例如,家具部件中的下牙板和牙条在选材中遇到纹理走向朝上时应该让纹理曲向朝上使用,这样在其木性发作时不但不会造成家具变形,反而可以借助合理的榫卯结构形成反作用力,使其更加牢固;反之就会变形,带动其他部件的走形或榫卯结构的松动。由此可见,合理、严紧的榫卯结构与纹理曲向相配合非常重要。人老了要驼背,木性也会依其自身的纹理曲向而弯曲。因此,在家具制作与今后的使用、保养中应始终遵循“尊重木性、顺应木性、引导木性、约束木性”这十六字令,这是家具长寿的秘诀。 依纹理使用抄手穿带 木性与人性在其他许多地方也是极其相似的。人有骨、肉、毛细血管、动脉血管;木材也有管孔,分为主动脉及毛细血管。人有骨骼,骨骼有生理曲向;木材纹理也有其与生俱来的各种曲向纹理,有的似弯弓,有的似山峰起伏,有的又如行云流水般美丽,给人以大自然的美感,真是美不胜收。同样,夏季天热时人出汗后体内水分会缺失,木材遇热和干燥后水分同样也会蒸发,导致木材收缩。人缺钙后骨骼依生理曲向而驼背,木材按其纹理曲向而弯曲变形甚至开裂。人在生活劳作中力量的发挥必须符合骨骼弯曲的曲向,比如人负重时肩扛可以负重很大;木头也有“立木架千斤”之说。料,至少得两三百年。这期间,将是一个漫长的难以煎熬的真空期。   眼下,正是黄花梨百年孤独前的最后的狂欢。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伍炳亮在见到黄花梨时,难掩心动:“虽然比去年多付20%~30%的昂贵代价,能拥有也是机遇和缘分。”也不难理解,杨波在面对黄花梨时,内心泛出的那种凄凉和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