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缘红木资讯中心

地区中华民框架结构和结构数的范围内进

根据前文提炼和抽象出来的传统中式家具原型,我们可以对“视觉和功能因子”进行拓扑推演,将由家具整体外观、框架结构和结构性部件形成的图示进行几何形式的变换,以获得不同于原有形式的结构图示。如图4-26为针对明式扶手椅类型的拓扑推演,通过对整体框架及结构图式的重复、缩放、变形和替代等转换可以延伸出众多转换方案,这些方案都与图示原型保持了内在的一致性,但形式上又存在差别,可以作为延伸设计的构思“骨格”。 图4-26 明式扶手椅类型的拓扑推演 Fig.4-26 The topology derivation of Ming-style armchair 3.2.2 引用移植 引用移植指选取与原型类型具有相似性或等价性的要素、图示及概念等对抽象出的原型进行借鉴性的转换,使新形式与原型保持质的同构性这里的引用移植不是将传统家具中的特征元素或零部件直接应用到现代中式家具之中,而是将自然的、和谐的或科学的图示、形式或结构关系与提取出的原型进行比较,从中选取适用的、理想的形式加以替代和转换,从而使原型保持内在一致的基础上,获得丰富的新形式。譬如,人类在长期的造物实践中,从自然中抽象提取出诸多和谐的比例关系、模矩和数列关系,这些都是构成和谐形式的重要内容,这对于现代家具的比例、体雨水回用系统厂家量等特征则具有可借鉴性,因此在进行类型转换的过程中,家具结构的比例关系和体量可以引用或移植这些相应的数量形式,以增强家具的和谐性(如图4-27)。此外,人体结构之间的比例、音乐的节奏和韵律等都具有一定数量关系,在实际设计过程中亦可以引用移植。在对传统中式家具类型“形式表现因子”的转换中,家具部件与结构之间的体量、比例和线条变化可以在适度的范围内进行调整变换,如高度与宽度的比例可以尝试采用黄金比、白银比或根号比等,而座椅靠背、桌面高度、柜门高度等则可以在人体模数的范围内进行数量调整;对于线条形式的变化,则可以在原有几何线性的基础上借鉴自然界中动植物、人体和某些几何曲线的形式进行调整,使之更富于节奏和韵律感。如图4-28为以明式黄花梨玫瑰椅为样本进行的类型转换过程,其中对提取出来的玫瑰椅比例、尺度和线条进行了引用移植变化,将和谐的比例关系(黄金矩形和正方形)应用到结构图示之中,而且结合人机关系,将座椅各部分形成和谐的数量关系,从而在转换后的图示下进行形式创新和演绎。 新中式红木家具的美不仅反映在总体造型艺术感的和睦统一,还取决于那一刀刀雕刻出的精致纹饰。 在品种繁多的手工雕刻纹饰中,瑞兽纹出現的頻率极高,在瑞兽纹中具有以商品为基本写实性而成的纹样图案,也是以实际为基本想像出的纹样图案。 今天大木匠向大伙儿详细介绍几类瑞兽纹饰。 龙是古时候神话故事中的神异小动物,都是中华文化等亚太地区中华民族最具象征性的中华传统文化之一。 封建社会時期,龙是君权的象征,宫廷应用青铜器多以龙为装饰设计,如今也经常出現在家具雕镂中,用于象征祥瑞,具有祛邪、避灾、祁福的功效。 鳳凰是古代传说中的百鸟之王,亦称之为丹鸟,自古以来就是说中国传统文化的关键原素。 鳳凰常见来象征祥瑞,被古代人授予了许多幸福的特点,如漂亮、吉祥如意、善解人意等。 凤纹主题丰富多彩,多种形式,普遍的有龙凤呈祥、丹凤朝阳、百鸟朝凤等,表述了一种憧憬美满幸福、永安的心愿。 古代人觉得青龙躲藏处,必有祥瑞,青龙是中华传统瑞兽,被誉为兽类之主。 青龙纹常见于卧榻家具,也常做为主题风格纹饰,配上石头瑞果、玉书、吉祥如意,喻意“青龙祥瑞”。 有时候也与飞凤相随构成麟凤纹,视作吉祥如意、幸福快乐、永安的象征。 小象具备荣华富贵和诚信相当的喻意,楷音“丞相”,是安全与影响力的象征,常被称作吉祥如意嘉瑞,春回大地的吉祥物设计。 新中式红木家具装饰设计中,象常和宝瓶、吉祥如意、万年青等构成永安有象、万事如意、春回大地等图样,常见于桌脚、镶板、屏风隔断顶帽、掸瓶座等地区的装饰设计。